每次回到家都覺得自己家的女兒真是過得十分爽,

當她們咬我的時候,都很想把她們抓到外面,

不是棄養放生,是想讓她們看看其他浪貓,

讓她們知道自己過的有多幸福! 

茶來伸手飯來張口,大號小號還有專人替她們處理。

夏天天氣熱自己捨不得開冷氣,卻因為有這兩隻毛小孩,

只好忍痛給它開下去!

冬天天氣冷,床上棉被還有毯子都是呈現讓她們很好鑽的形狀,

希望我不在家的時候,她們也可以進去睡暖暖。


不過很多的不滿、怨懟也只是一時的,

每次看著她們睡著後的幸福的臉,或是心情好對我撒嬌時,

心底倒是比身體還老實的感到很滿足很幸福,

她們真的是我人生中甜蜜的負擔,說什麼也不會卸下。


下午又回去找了早上看到的浪浪,

這次只看到先前藏頭藏尾的黑白郎君,不見小灰的蹤影。


黑白郎君也發現了我,睜著大眼對著我瞧,

那略帶點賊頭賊腦的神情真的很好笑。


嘻嘻,被草遮住了臉還是一樣可愛。

有發現了嗎? 黑白郎君已是剪耳,

看來是有好心人士把他帶去結紮過了,我就說我家附近對貓很友善吧!


哎呀、黑白郎君朝著我走過來了。


不虧是黑白郎君,走路真的很有架勢欸!!

說是這邊的地痞流氓我一點也不會意外呀~



然後就在我前方坐了下來。


應該還不是那麼親近人,而我又是新面孔,

對我可能還感到很陌生,所以保持著適當但又有善意的距離。(自己想哈!)


其實浪浪太親人我會感到擔心,

如果有人藉著他們不怕人的個性進而靠近、然後欺負他們那該怎麼辦?

像之前撿到的咪咪就是太親人,我左思右想覺得這樣真的太危險!

所以馬上把她擄走,不然那樣黏人的個性真的很怕她會吃虧。


你看你看,就說他們好癢,逮到機會就會一直抓癢~


左看看、右看看,下午的捷運站人潮很多,

所以他們帶著好奇的眼光查看來往的人們。


看得出來我都是隔著一道鐵柱(鋁柱?)看著他們吧,

那裡是捷運或是公園圍起來的一個小區域,

下面應該是有一些公共設施,不危險,也成為他們一個略為安全的小窩。


之前多買的飼料,含幾淑芬也不太愛吃,就帶來給他們吃。

其實這陣子以來,身上或多或少都會帶著點飼料以防萬一。


黑白郎君吃了幾口,知道是我給的唷~看了我一下。



正當我想說可能會跟他更接近時,

一個推銷類似MOD的業務員過來跟我攀談,

害他又離我而去...



有看到他模糊的身影嗎~



然後又躺下來曬曬太陽。





看看四周的環境,看看我們。


到底這些浪浪們心中都在想什麼呢?

在外面的他們快樂嗎?

他們會不會也希望有個溫暖又幸福的家?

會不會想要在天冷時有棉被毯子可以窩、天熱時有冷氣可以吹?

然後生命的每一天不再是街頭的生死戰。


還是,他們也自由慣了,

不喜歡有人的牽絆,不想要關在水泥牢籠裡,

不想把深夜裡抓老鼠蟑螂的遊戲,換成有點娘娘腔的逗貓棒把戲?


打到這邊,看著含幾賴在我電腦旁,

時而呼嚕嚕,時而舔舔手,

時而把臉湊過來跟我撒嬌,時而和淑芬上演姊妹鬩牆戲碼。


是不是,家貓有家貓的幸福,浪貓也有浪貓的冒險情懷?





hangsu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